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海澄公黄梧

 

作者:黄志耀

来源:闽南日报

 

  在平和县国强乡的一座山脚下,一个叫霄岭的地方,距离顺治、康熙两代皇帝拨款兴建的“闽南第一祠堂”1000米处,有两座造型独特的土木建筑。依山傍水的是一座月牙形的土楼,叫藩垣楼,石额上,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清朝康亲王赠送的“霄岭藩垣”的匾额;而在藩垣楼后面的一个小山丘上,却是一座内外两层互相嵌套的圆楼,叫仰星楼。这一高一低独特奇异的建筑中,暗含什么玄机呢?它的主人又是谁呢?据黄氏族谱记载:这两座土楼都是黄公台亲手建造的。下面就让我们慢慢解开这两座土楼的神秘面纱。

黄梧身世
  提起黄公台来,他确实是个传奇式的人物。传说,黄梧的祖上还很穷,他祖父有四个兄弟。有一天,他们到深坑为其祖父拾遗骨,装在金斗瓮里,准备移葬别处。正当他们四兄弟扛着金斗瓮走到狮岭山下时,忽然间,天昏地暗,暴风骤雨泼下来,他们只好将金斗瓮藏在岭下石洞里。四人躲在树下避雨,正商量着等明天再来埋葬遗骨,只听见一声巨响,山崩地裂,一块岩石滚下来,刚好堵塞住洞口,纹丝不露,再也没法取出金斗瓮,只好埋葬在这里了。后来请地理仙来勘探龙脉。地理仙惊奇地说:“这叫天葬,正好埋在正穴里。此地是五鬼弄金狮穴,石洞是狮铃,金斗瓮正放置在狮子嘴巴里,日后子孙会出‘九公三王六丞相’。”
  到了明朝万历四十四年十月初七日,黄梧就出生在霄岭坎下村黄家。他母亲何氏怀孕达12个月,临产前,她梦见一条青龙盘绕在柱子上,惊醒了,腹中胎儿开始躁动起来。临盆时,天空乌云翻滚,刮大风,下大雨,霹雳闪电一齐来。忽然间,五彩毫光冲天起,附近村民看见乌云中垂下一条青龙的尾巴,挂在黄职(黄梧的父亲)家的屋脊上。当霄岭乡亲们纷纷来黄职家探听消息时,一个婴儿呱呱落地了,大家都祝贺黄职说:“这个孩儿,将来一定会大富大贵的。”黄职夫妻听了,都十分欢喜。不觉间,几年过去,黄梧已经长大成人,颐广额宽,浓眉大眼,十分倜傥,算命先生说是贵人天相,加上母亲梦见青龙绕柱,所以上辈对黄梧孩童时期学习特别重视。
  黄梧的父亲黄职是一位乡儒,又是郎中,精通四书五经,但是时运不济,总进不了学,只好弃儒行医,周游广交。据霄岭黄氏族谱记载,黄道周在平和教书时,跟黄职结成莫逆之交。后来黄职为了更好地培养黄梧,就把黄梧送去,请黄道周启蒙。不久黄道周离开平和,黄梧又回到私塾读书,私塾老师十分喜欢黄梧,经常讲三国的故事给他听,同时送给他一本孙子兵法手抄本做纪念。由于黄家重视黄梧的教育,使黄梧增长了不少才干,为他日后的成长打下了坚实基础。
  黄梧长大后,文学武功都好,但是生在乱世,无所作为,就结交了赖升、杨壮猷、万礼、蔡骥,几位兄弟—起去山上烧炭、练武,弄得浑身乌黑乌黑的,活像一只乌龙。他的母亲见了很是失望,她私下叹气说:“原来我梦见的青龙,应在烧炭夫身上了,那还谈什么大富大贵呢?”

黄梧投军
  到了1644年2月,平和县衙招公差,黄梧与义弟赖升以武艺超群被选中。黄梧从小具有正义感,虽说是一名皂隶,但他“饶智勇,喜任侠”,对郑成功反清复明,抵抗鞑虏,保卫中原非常敬慕,久有投郑之心。他看到县官徇私舞弊,欺压百姓,与赖升密谋计议,杀死县官。一不做,二不休,他就跑到厦门投奔郑成功。郑成功对黄梧来归颇为赏识,命为中权镇副将,赏银二百两。黄梧在国姓军中南征北战六年,立下不少战功。但是,他看见郑成功任人唯亲,待部将“刻薄寡恩,百战之功,毫无厚赏,偶尔失利,便悬首竿头”。
  先是左先锋施琅,因为他的部将曾德犯法当死,逃避到郑成功左右,被施琅侦察到,擒归执法。郑成功徇私情,命令施琅不准杀曾德。施琅争辩道:“军法是为公,犯法哪能逃避?要是藩主自己徇其法,军队不大乱了吗?”还是执法杀了曾德。郑成功知道后,咬牙切齿地命令右先锋黄廷去抓施琅正法,施琅只好叛变降清了。后来,都督苏茂因为同情施琅,放他逃跑,郑成功耿耿于怀,想杀苏茂而找不到理由,刚好揭阳一战失败,借口斩了苏茂,黄梧也遭连累,罚俸制铠甲五百领。由此,黄梧内心惴惴不安,加上这时大清一统天下已经成定局,他认为继续抗清势必造成国家灾难,于是就乘郑成功调他守海澄的机会,献海澄给清朝。因为海澄是郑军储蓄饷粮的地方,是厦门、金门的门户,关系重大,所以清朝就封黄梧为“海澄公”。本来这个爵位是用以招降郑成功的,后来就把这印信授给黄梧了。顺治十四年(1657年)三月,清廷诰赠黄梧祖上三代为光禄大夫“海澄公”,嫡妻皆受一品夫人,并赐金在霄岭营造宗祠。对此殊荣,黄梧深感新主隆恩,实心任事,奋力征战,并不断疏言其议,这些建言和战绩对顺治、康熙两朝同郑氏的征战产生重要而深远影响。首先是,举荐施琅“水务精熟,韬略兼优,若欲平海,当用此人”;其次向朝廷自荐,要求给专事征讨的权利。“诚以收拾成功责任专委于梧”,向清帝上《平海五策》,积极招抚郑氏官兵,并做好投诚官兵的安抚工作。同年三月黄梧率兵攻打乌龙江罗星塔,打通南北的咽喉要塞。九月同宁海将军固山额真郎赛一起收复失地闽安镇,复厦门。顺治十五年(1658年)帝据黄梧之功,再加追赏。其时,清军水师战具缺乏,黄梧遂捐造战船一百艘,加紧训练水师。顺治十七年(1660年),黄梧晋升太子太保,是时,与总督一起,率水师出海门斩郑军闽安侯周端。
  康熙元年,郑成功在台病逝。康熙二年(1663年)初,郑经即位。4月黄梧向清政府上书密陈: “彼众贼心未定,又未纠合完备,当应趁其慌乱犹豫之际,神速进兵剿灭之……”6月19日兵部采纳黄梧建议,同时清政府批准兵部意见。10月黄梧与施琅出漳州破厦门、金门。第二年,收复铜山,迫使郑军退守台湾。至此,郑氏集团计来降将官二百八十多名,士兵达三万余众,福建全省尽归清廷所有。康熙六年,康熙帝对黄梧作一次简单评价:“海澄公实心效力,屡著劳绩。”赐金匾“勋高九锡”,授“一等海澄公”准袭十二次。

首建藩垣楼
  黄梧衣锦还乡后,回到霄岭省亲。族人敦请黄公台为家乡修建一座圆土楼,黄梧也刚好有此心意,因为为了防御郑经军队侵扰平和,真是不谋而合,于是便着手筹备,大兴土木。
  黄公台要建大楼,消息传开,远近的地理师、圆土楼建筑师,纷纷前来为黄公台效劳,提出各种建议。黄公台看中其中一张图纸说:“这张图所设计的大楼结构、布局,甚合我意,但是土楼的形状还是以月眉形的为好,对准漳州这一方向为直线形,多设炮眼。大门上面还应该增设一个大水柜,楼里要有七口水井,万一敌人放火时,水源才能充足,这样以利防御外敌侵扰。”
  之后,地理师们又纷纷出谋献策,择定黄道吉日,破土动工。黄梧看后都不太满意。这时又来了一位浓眉大眼的中年人,他择定的时日特别怪,被人们称为“怪仙”。怪仙得知黄公台要兴土木,也就预先为他看个日子。清早,他不慌不忙地来到黄公台身边,神秘地说:“昨晚,我梦见一大好时日,如果按这个时日开工动土,日后子孙一定会大富大贵,就是贼寇要攻楼也没法攻破。楼内黎民百姓不管婚丧喜庆,都不必找人择日。”说着就拿出日课,黄公台不看则已,一看就紧锁着眉头,你道为什么?原来这怪仙献出的是“天杀日”、“天杀时”,这在封建迷信十分盛行的时代,一般人是不敢运用的,更不敢在这天大动土木的。只过了片刻,却见黄公台舒展双眉,满面堆笑地说:“好,就选这个时日!”因为他理解了怪仙的用意:以黄梧的官威,岂能压不住煞神?
  动工那天,只见黄公台身着公爷服,手执红珠笔,坐在工地中央,当煞时一到,黄公台手中的红珠笔如箭一样飞出去,破了煞,随即奠基动土,事后工程进展十分顺利。
  黄公台建土楼,资金足,工匠多,人手齐备,不久就要放中脊大梁了。正在这关键时刻,黄公台又回到工地来,地理师满意地笑了。因为竣工这天也是选在“天杀日”、“天杀时”,这个时辰只有黄公台才能压得住煞神,破得了煞气。
  土楼建成了,康熙帝派康亲王前来祝贺。康亲王赐一金匾,匾上题写着“霄岭藩垣”四字。“藩垣”二字对于民居来说承受不起,朝廷用“藩垣”二字赐给黄梧所建楼房,说明清朝对黄梧的重用,所以黄公台看到康亲王送来这个金匾,非常高兴,就请来几棚好戏,在楼前连演十天十夜,热热闹闹庆祝一番

再建仰星楼
  仰星楼位于霄岭藩垣楼的左上方。在建造该楼时,黄梧是费了一番心计。话说黄公台在回到平和国强霄岭参加黄姓家族所建的霄岭藩垣楼落成典礼时,有一天早上,他为了勘察地形,来到藩垣楼左上方的一个叫客寮尾的小山头上,看见有一个破草寮,就问身边堂叔说:“原来这里不是住着一户人家?”堂叔就同黄梧谈起了有关这草寮的事。原来这户人家只有父女二人,父亲五十多岁,女儿年满十八,父女两人以做木屐为生。有一天晚上,父亲杜老汉正埋头做着木料,这时有一只百多斤重的大老虎看到这里有亮光,就走过来,东张西望,然后就坐在门外,屁股朝着草寮,虎头向前观看着藩垣楼。因草寮围墙是竹片围成的,有缝,无意中虎尾巴就卷入厝里。杜老汉看见一条尾巴在动,以为是大山猫,但详细一看,是一条大尾巴,再仔细一瞧,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大老虎的尾卷入屋中,怎么办呢?身居草寮,搞不好父女俩性命难保。思来想去,他下决心豁出去了,砍下老虎尾巴,把老虎吓走。于是他硬着头皮,壮了壮胆,举起手中斧头用力狠狠地往下一砍,就把虎尾巴砍下来。老虎一惊,逃走了。杜老汉女儿听到动静,放下手中针线,只见父亲呆若木鸡,片刻间才回过神来。杜老汉马上把刚发生的事情告诉女儿,父女商量着赶快逃走,否则性命难保。父女两人连夜出走,到了藩垣楼。黄氏族人听说杜氏父女有难,纷纷问长问短,杜氏甚是感激。然后一户人家留他们歇息。第二天一早,杜氏回到山上看时,草寮就已被老虎扒得全部倒塌,破烂不堪。
  黄梧听后深感惊奇,便问:“果真有这回事吗?”堂叔说:“千真万确,这只是半年前的事。”黄梧点了点头:“虎气冲天,太危险了!”然后他又看看这间破厝,只见厝后的龙山如开锅出珠串,像虎尾一样卷来卷去,左右侧山连山。堪舆书云:龙虎重重起,世代多官取。黄梧看后轻扬二道剑眉,说:“这块地理不错,像是一只猛虎下山,你们看,面前这个是虎头,那个是虎嘴,这两个是虎眼,如果我们在虎额上建一座圆楼,甚理想。同时,与藩垣楼可以互相接应,对防海贼进攻有利。”族人详细看后,亦觉此地不错。
  看到这个地理后,黄梧便又产生了要在这里再建一座楼的念头。皇帝对他赏赐甚厚,要建楼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这次他不像往常那样果断,久久下不了决心,原因何在呢?有一天黄梧同几位前辈商量此事,各位父老才了解到黄梧的心思。原来,黄梧想,在这里建楼,若杜氏不肯怎么办呢?几位族中前辈得知黄梧这个心思后都讲:这事好办,杜氏已经同黄姓结成姻亲。原来那天杜氏看到草寮已不像样,便在黄家住下来。杜娘美貌贤淑,行止像大家闺秀一样,深得黄家好感。这户黄家也刚好有一个儿子,能文尚武,居住时间一久,接触多了,二人便产生了爱情,不久就结为夫妻,现在老汉就在黄家帮助干活,一家欢欢喜喜过日子。
  黄梧听后十分高兴,建楼的事就这样定下来。
  一天,黄梧想了想说:“此楼我们就规划建24间,代表一年24个节气。”大家听后无不赞成,说建就建,请来了怪仙,择了吉日便兴土动工,黄梧也回府不提了。
  一年后,24间的圆楼便建成了。一天黄梧到平和巡视,得知家乡土圆楼已竣工,特意回乡观看。晚上时分,当他站在大门口观看前面时,看到下前方的藩垣楼就如一道半月,楼前水塘倒映着满天星斗,闪闪发光,心情忽然开朗很多。第二天,他又在楼前楼后看了个遍,看后自言自语地说:“此楼好是好,但我们应该再完善一点,按六十甲子布阵,使日日吉星临堂,日后子孙兴旺,财源茂盛。”那么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他想了想,说:“再围楼36间,不就是60间吗?这样,我们这里便变成是大楼围小楼,楼中有楼。”说着哈哈大笑。
  族人觉得十分有理,便请来怪仙,认真定格,有大间,有小间,刚好36间。当时考虑内楼只有二层高,外围楼便定为一层高,这样,别人一看就是二重楼。落成后,黄梧认为藩垣楼是月,有月应有星,于是他就把新建的楼,起了一个颇为浪漫的楼名:“仰星楼。”

霄岭歼匪记
  二楼建好后,就担负起保护族人的义务。经过岁月的沧桑,现在土楼显得老态龙钟,但在这里依然还能看到三百多年前那场浩劫的蛛丝马迹。据史记载,康熙十二年(1673年)吴三桂在云南叛乱,时黄梧虽已病势沉重,但仍关心时局变化。翌年二月,耿精忠在福建叛清,黄梧闻讯大怒,伤口迸裂,病情恶化,急托次兄黄枢及中军总兵吴淑等扶助长子黄芳度并再三叮嘱芳度“守械拒战,以死继子,孺子勉矣”。是年三月二十七,黄梧病故,享年五十七岁。康熙帝闻之,“深为轸恻”,命从优议事。
  是时,趁三藩叛乱,郑氏集团从台湾出兵大陆,进攻了厦门、泉州,康熙十四年六月围困漳州城。在围攻四个月之后,因中军总兵吴淑叛变,开城门引郑氏集团入城,黄芳度带领将士及家人与郑氏集团英勇奋战,最后终于因寡不敌众跳井自尽。漳州城被攻破后,郑经便迫不及待地派出两千兵马,由刘国轩挂帅,黄梧的叛将吴淑带路,沿着龙海的九湖进入平和境内的黄井、文峰、山格、小溪,一路烧杀抢夺,黎民百姓怨声载道。到了第二天,郑氏集团的队伍才到达国强乡乾岭村(原叫高坑乡霄岭村)。郑军一到霄岭藩垣楼,就把藩垣楼围得水泄不通,欲把黄氏族人一网打尽。但黄氏族人已经做好保卫家乡的一切战斗准备,因为半年前当得知漳州城被郑氏集团围攻时,就做好防御工作,在楼里备足粮草、弹药。同时把族人分成两支队伍,一支由三百个青壮人组成强壮队伍,驻守在藩垣楼迎敌;一支由两百个年纪比较大的人,驻守在仰星楼守候。刘国轩来到霄岭,一看小小的藩垣楼,就对士兵鼓气说:“这个小楼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把它一举攻破。”当时刚好是寒冬腊月,天空又飘着蒙蒙细雨,郑氏集团的兵马经过一路颠簸,加上天寒地冻,已经疲惫不堪。黄梧的叛将吴淑看见士气低落,就对刘国轩耳语说:“必须先安营扎寨,搞一点吃的,温暖温暖身子。” 原来吴淑曾经跟随黄梧来到藩垣楼,他知道楼里有七口水井,布局复杂,只要大门不被打开,楼里坚守一个月是没有问题。但好在吴淑尚不知左上方还隐藏着一只接应藩垣楼的仰星楼,从仰星楼往下看,对藩垣楼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藩垣楼往上看却是一片密林。因为有这仰星楼,黄氏族人要打败这进攻的二千兵马是顺利多了。当时黄梧在筹建仰星楼时,就考虑到与藩垣楼互相接应,这一高一低的战略性土楼,今天果然派上用场。
  刘国轩蔑视藩垣楼,所以没有听从吴淑建议,命令几位士兵拿来一支大木料,想把紧闭的大门一时打开。住在楼里的观察员及时报告楼外敌人的动态,守卫在大门上的壮士们端起火铳就打,只见几位拿木料的士兵先后倒下,刘国轩又命令几位继续上,不一时,随着火铳的声音士兵又倒下。刘国轩不得不调整战略,只好听从吴淑建议。
  这时楼里黄氏族人采取以静制动的战略,敌人不动我不动,这样不但消磨了敌人意志,还可以损耗敌人的体力。仰星楼前驾的四门火炮,时刻对准藩垣楼前的敌军,只要关键时刻一到,它将履行它应尽的职责。这四门决定性的火炮,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暴露目标,因为过早暴露目标,敌人就会转移进攻的方向,这样就会被敌人各个击破。后来的事实证明,霄岭黄氏这一战略是正确的,充分利用了藩垣楼牵制敌人,把敌人拖累,把敌人弄得筋疲力尽,然后才一齐出击。这是弱势群体对付强敌的一种手段。
  一天晚上,天空阴沉,寒风刺骨。随着夜幕的再次降临,郑氏集团将士个个都在打颤,而藩垣楼与仰星楼的黄氏族人却轮流休息。第二天一早,只见门外郑氏集团的兵马无精打采,但刘国轩急功近利,只见他又迅速组织人员,准备用火攻烧大门,但黄氏族人已经料到这一手,火一点燃,门额上的水柜就源源不断地往下泼。同时,火铳的声音在楼周围响起,只见楼外的敌人随着声声的炸响,一个一个倒下,连续几天双方对峙着。
  进犯之敌由于一路行军和长年累月的战斗,此时士气十分低落。围攻藩垣楼数日,本来想速战速决一举将该楼攻破,没有想到该楼坚固无比,进攻数日,丝毫没有进展,反而死伤惨重。
  过了大约十来天,刘国轩看见士兵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一大群,加上伤亡惨重,准备组织兵马撤退回漳州休整。这时隐蔽在左侧山丘中的仰星楼的族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就开始用火炮往下打,郑氏集团一时大乱,以为援兵到了,就四处逃窜。刘国轩在几位亲兵的保护下,跟着吴淑沿着溪岸逃窜。这时,半年前漳州被围困时,黄芳泰突围到广东接应援兵刚到了半路,听说漳州已经被攻破,黄梧一家惨遭杀害,便转道从平和旧县城的九峰,沿着下寨至国强的一条小路进入霄岭。黄芳泰估计郑氏集团已经进攻到了霄岭,所以就带领一千多个清兵迅速赶回家乡,这样三路兵马联合在一起,形成前后夹攻,不一时就把进犯的敌人消灭掉。
  经过历史长河的洗涤,这个血雨腥风的战斗早已画上句号。今天我们回顾历史,并不是为了重复历史悲剧,而是为了更好地面对未来。众所周知,郑黄两姓都是中华民族一员,兄弟间的打打闹闹已经一去不复回。台海稳定,民心所向,中华大团圆的日子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