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戍台名将——振威将军黄礼鉁

 

供稿:宁德办事处
转自:江夏心声网站


  在距离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虎贝乡所在地6.5公里,海拔650米的地方有一个名叫文峰的村庄(民国三十二年前为石堂村),这是个文化历史悠长、文物景点丰富、自然景观奇特秀美的历史文化名村。现有人口2300多人,是蕉城区虎贝乡最大的行政村,这里山川秀美,是闽东十大最美乡村之一。这里不仅是宋末元初著名理学名儒陈普的出生地,也是清代爱国守台的著名将领黄礼鉁故里。黄礼鉁在台时间长达11年,官至一品,是这一时期(清治时期)台湾的海防军事层级最高武将。卒后被同治帝诰授光禄大夫(正一品)、振威将军(从一品)。
  黄礼鉁,字步云,号瑞堂,乳名开义,生于嘉庆戊辰年(1808年),卒于同治元年(1862年),享年55岁。历任福建水师提标中营千总(正六品)、桐山营守备(正五品)、闽左营都司(正四品)、水师提标后营游击(从三品)、金门左营游击(三品)。咸丰9年(1859年)补授水师安平协副将(从二品),后被诰授武显将军(正二品)。同治元年(1862年)在平叛台湾彰化叛贼戴万生的战役中,为国捐躯。
 

少怀壮志露锋芒

 

  黄礼鉁出生也颇为灵异。据当地的群众口耳相传,黄母怀孕,即将生产之即,夜半突然梦遇一只老虎向其扑来,惊吓之后就生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子。村中上空爆响一声惊雷,有人见当时黄家屋宅有一道灵光直冲云霄。这个传说,似乎应证黄家的这个儿子注定是一员不寻常的虎将。
  少年时期的黄礼鉁就表现出了“鸿鹄之志”,10岁在后门山砍柴时,与众友说:“吾要考进士”,并用砍刀在大石头刻上“进士”二字,两个大字入石寸许,至今字迹仍在。由于黄家家境贫寒,黄礼鉁不得不经常要在学习之余,为家里种菜、放牛,干起大人们才能干的粗活。13岁时到娘舅家为娘舅放牛,但他不忘学习,为了使牛不丢失,竟然将牛栓在树兜上放养,久而久之,此事让他娘舅知道了,一天他娘舅到牛圈看了看牛,甚为惊奇,这牛不但未瘦反而更加肥壮,其舅顿觉其不简单,似有神助,于是决定送他回家,并建议他的父母让黄礼鉁到福宁府(现霞浦县)去寻求发展。
转眼到了15岁那年,黄礼鉁的父母看到儿子也更加壮实起来,于是决定让儿子前往福宁府闯荡一番。在离开家乡之前,黄礼鉁特地来到陈普祠拜祭(陈普是理学大家朱熹的弟子,精通经史,是南宋著名的教育家、理学家)。他默默祈求陈普先生在天之灵的庇佑,并题诗一首“文笔峰前白鹭归,圣贤堂下汨空垂;我来难觅石堂翁,恍恍惚 惚 梦里回;先生有成千秋业,吾辈奋争功却亏;唯望青轮重回转,致吾经史导仑纬。”这首诗也表达了少年黄礼鉁希望能够出人头地,在仕途上有所作为,报效国家的理想。
 

高中武魁入仕途

 

  经过10多天的风餐露宿,黄礼鉁来到了离福宁府有一里之遥的一亭中歇息,这时,正巧碰见一个挑着重担的泥瓦匠一拐一瘸也来到了亭中,当得知黄礼鉁是来福宁寻事做时,泥瓦匠顿感欣喜,因为他正想着要为一家福宁府官员装修房子却苦无帮手,于是便问黄礼鉁是否愿当学徒。黄礼鉁当即应允。于是黄礼鉁帮助泥瓦匠挑起百来斤重的泥匠工具,来到了福宁府一武官的府中,师徒俩从此开始为这家武官装修起了宅院。
  这个清朝官员名叫黄义德,家有两个儿子,自小习武,尽管其父指导颇多,但武功未见有大的进展。一日黄礼鉁在歇息期间来到习武厅,不经意间顺手拿起一把弓随手一拉,竟然毫不费力地拉了个满弓。此事让黄义德知道后,又叫黄礼鉁试了几样练武用的工具,感觉此后生不简单,于是收黄礼鉁为两个儿子的书童,伴他兄弟俩学文练武。一次兄弟俩要上省城福州比武,黄礼鉁也一同前往。在比武场上有一项目是骑马射箭,当他看见兄弟俩射不中时,十分焦急,他认为这是不难的事,等他俩一下来,黄礼鉁借过马匹,手持弓箭,随手一发即中靶心。回到福宁府后,黄义德觉得黄礼鉁日后必成大器,遂将黄礼鉁收为义子,全力培养其文化与武学。到了道光十二年(1832年),黄礼鉁终于在省城的乡试中考取了全省第二十五名武举人(当时全省名额为64人),进而进京兵部会试,获列一等,被朝庭分发福建省随标,以千总用,蒙发福建水师提标。
 

平匪患为国捐躯

 

  在黄礼鉁走上仕途的30多年时间里,他基本都是在福建水师(相当现在海军)当差。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清庭国势渐衰,福建等沿海地区海盗与倭寇乘机骚扰沿海居民。黄礼鉁在任福建水师提标期间,因为在与海盗、倭寇的海战中,屡有建功,被委署烽火门守备,后又署南澳镇标左营游击,补宝桐山营守备(正五品),护署桐山营参将。然后又屡次捕获海盗有功,升补闽左营都司(正四品),后升补水师提标后营游击(从三品),旋奉委署金门左营游击。咸丰9年(1859年),黄礼鉁担任台湾水师协副将,此官职是台湾清治时期全台湾海防军事层级最高武将,其统帅三标水营,数千名水师兵勇。
  黄礼鉁在台10多年间积极进行军中防务,坚决抗击倭寇侵扰,为沿海的安定稳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多次受到皇帝褒奖。现如今还保存在文峰村,清明皇帝赐封给黄礼鉁及其家人的圣旨有四道,一道是道光皇帝赐封黄礼鉁祖父黄志阶为武略骑尉,其祖母吴氏为安人赐命,其余的则为道光二十五年任水师提标,咸丰5年任桐山营守备后又任台湾安平协副将的圣旨。除此之外,还保存有黄礼鉁将军一品武官服像,还有其本人大印一枚,12块仪仗牌,分别为:“诰授振威将军”、“统领闽浙官兵”、“钦命台澎都督府”、“赐封振威将军”、“台澎总兵”、“兵部会试”等。
  咸丰11年初,黄礼鉁蒙恩任广东水师阳江镇总兵,署理广东提督,在其北上谢思途中,得知台湾彰化叛贼戴万生戮官陷城,当即入台会同文武官员在台办理防务,整顿安平城寨、炮台等御敌。此时清政府正忙着剿灭太平天国,在台湾兵力不过几千人,而戴万生又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一时间匪盗云集到数万之众。在一次战役中,黄礼鉁身受重伤,终因不治为国捐躯。福建提督邵连科题诗赞曰:“列伟标青简,勋名泐石牌”。福建省按察司保泰也赠诗:“勤王为上国,敌忾沐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