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梅春凤与黄隆顺客栈

 

来源:《四星望月传奇》
作者:胡玉春、胡丰

  
  黄隆顺客栈在县城潋江书院百步之遥的背街。1929年春的兴国县城并不繁华。县城主要有二条街,一条是城内的十字街,这条街在城墙之内,与东、西、南、北四个城门相连。另一条是在北门城墙之外,称为背街,意即城墙背后的街。民国初年开始,开始创办新式教育,兴国各大姓氏纷纷在县城创办族学,散居各乡的族人,离开乡村私塾,涌入县城上新学。原来城墙内的街道无法容纳从四乡涌入的居民,而兴国县城三面环水,只有北门外是山,县城的新居民开始在城墙对面的山坡上建筑房屋,逐步形成一条东起滩脑,西至治平观北门大井头,长达一华里的新街。
  说到黄隆顺客栈,倒也颇有一番来历。清代末年,兴国城东北的“花园内”有一片肥沃的水田,是城郊筲箕窝黄姓祠堂的庄田,黄家也在花园里筑有山棚,委派憨厚老实的族人黄庆森掌管这处田庄,佃给福建迁来侯姓农民耕作。时间长了,侯姓佃户起屋与黄庆森毗邻而居,黄庆森与侯家和睦相处,倒也十分融洽。侯家虽是佃农,却是勤劳节俭,精明能干,因为花园内与县城近在咫尺,农闲时他们也在背街卖水酒和擂茶等小食,赚些活钱,渐渐有了积蓄,后在黄姓帮助下,在背街站住脚,开起了一间客栈,为祈求日后生意发达兴隆,取名“侯隆顺”。
  筲箕窝黄姓是兴国城郊大姓,清康熙年间,黄光祖当家后,家道兴旺,非常重视教育,家里延请名师办学,族中子弟,不拘房份,人人均可利用祠堂公产读书求学。小小村落,竟然科甲联名,先后出了四进士、二拔元、三武举,在穿乡僻壤的兴国县显赫一时。为了纪念黄光祖对家族的贡献,黄氏后世子孙在背街建了一个家祠,起名“光祖堂”。民国初年,黄家在光祖堂内又兴办兴国黄氏的姓氏学校“培源小学”。黄家子弟入学,学费减半,优秀学子和困难子弟,也可以在祠堂公产田租的资助下,完成学业,为兴国县培养了一大批人才,其中广州黄埔军校第一、二、三期的学员中,就有十几位来自兴国培源小学的学生,陈奇涵上将、黄玉昆少将都曾就读于培源小学,此外黄氏学子中还出了6位国民党高级将领。
  清朝光绪年间,“侯隆顺”客栈虽然经营多年,生意却日渐清淡,他们认为是客栈选址在黄氏祠堂旁边的原因,便主动找黄庆森商量,要求将侯隆顺转卖给他。黄庆森当时有7个儿子,确有经营客栈的财力和劳力,欣然接受,双方订立契约,选定吉辰,将客栈交割。黄庆森将改客栈名为“黄隆顺”,重新扩建,使之和光祖堂、济美祠、黄氏义仓等建筑连成一片,成为兴国乡村黄氏乡绅进城办事的重要落脚点,生意逐渐走上正轨。
  黄庆森虽然也是农民出身,却忠厚传家,子女有气度,待客厚道,而且黄隆顺与黄氏祠堂毗邻,四乡黄氏族人关照,在生意场上博得一个好名声。黄庆森经营黄隆顺客栈后,将7个儿子进行分工,老二在店门口设屠案,杀猪卖肉;老三稍有文化,经营酒店客栈;老四当了红军;老五跟人经商闯南洋;老五在黄隆顺站柜台学生意;老六和老七花园内继续经营田庄。一家和睦相处,店内生意日渐红火。
  黄庆森的儿女们在培源小学读书和陈奇涵等革命志士相处,多受革命影响。其中三房老大和老二还是培源小学的优秀学生,暗中和陈奇涵、胡灿等一批革命志士结为朋友,成为共产党秘密党员,在各种革命活动中组织行动。在苏区时期明里做生意,暗中是共产党的工作人员,是当时县城里少有的正常营业的酒楼,共产党秘密联络站“芳园旅社”的老板梅春芳还把自己的妹妹梅春凤嫁给黄庆森做孙媳妇,结成姻亲后,黄氏与共产党人的来往趋于公开和频繁。
  新中国成立后,兴国县人民政府将黄氏“济美祠”进行了简单修缮,改为人民大会堂,光祖堂内的培源小学改为城关第二小学。公元1959年1月,政府在济美祠、光祖堂、黄隆顺客栈的地基上兴建兴国饭店,后改名为兴国县人民政府第一招待所。2001年政府将第一招待所拍卖,购买者先后将招待所改名“平阳宾馆”和“将军宾馆”。
  黄庆森二房玄孙黄九华在20世纪八十年代,秉乘改革开放的春风,继承祖业,以21平方米小酒店起步,取名“品禄园”。经过21年努力,终于在兴国红军北路黄光祖墓旁购置风水宝地10亩,兴建“品禄园酒店”,营业面积达2.4万平方米,成为赣州市规模最大的星级宾馆,将黄隆顺祖业发扬光大。
  陈奇涵、胡灿在黄隆顺宴请毛泽东,并非偶然。
  在清末民初,地处僻野的兴国县城,只是一个十天三圩的小市场,酒店业尚未起步。全县各个姓氏在县城建有祠堂,乡绅们来到城里,可以在祠堂里享受免费食宿待遇。民国初年,潋江镇只有三家食宿兼营的客栈,第一家是北门外的“芳园旅社”,老板叫梅春芳,是个西装革履的洋学生,江西省法律学堂毕业后,回乡后做执业律师,但兴国文明初起,蒙昧未开,乡民们打官司还不知道律师为何物,只晓得跪求青天大老爷作主,劣绅讼棍便代找县长的师爷递红包,钱多自然有理。梅大律师法律事务不忙,只好开一家旅社谋生。芳园旅社位于北门外的瑶岗脑,楼房建在一片香樟树和皂荚树林间,环境优美,高门宽院,院内水池假山花圃,旅社房子是二层洋楼,安着玻璃窗户,站在楼上房间里可以俯瞰兴国县城的万家灯火,是当时兴国县最为时髦高级的旅社。另一家叫“合意来”客栈。设施简陋,只是木脚竹床,客人可自带被席,不带被席就到柜上临时租用,适宜贩夫走卒的消费,老板身材不高,为人憨厚,姓名少有人知,外号“阿妮仔”在县城倒是无人不晓。每天傍晚,阿妮仔都要亲自敲着铜锣绕城一圈,边走边喊:“高床篾席,合意就来!”而黄隆顺是黄氏开的客栈,位于背街口上的黄家祠堂一侧,房屋乃兴国典型的高门大屋,座西朝东,进门是天井隔扇,客人在堂上吃饭,两边走廊,通风透气。老板是黄庆森,中等身材,生得方面大耳,为人和善,客人上门,终日看见的都是他的一副弥勒佛般的笑脸。厨师则是芳园旅社老板梅春芳的妹妹、黄庆森的孙媳妇梅春凤,烹调手艺在兴国县城堪称一绝。
  梅春凤出生在瑶岗脑梅屋,远祖是北宋大诗人梅尧臣。南宋年间,梅尧臣的次子,为避仇杀,从江苏辗转迁徒到兴国县城郊,梅氏诗书传家,自然志存高远,他们选择了县城外最高的山顶瑶冈,择址定居,时光荏苒,不觉住了八百多年。梅家是兴国名门望族,每年正月,都要宴请兴国各大家族头面人物,1928年春节,梅春凤芳龄十六,容貌颇有江苏余韵,个子不高,明眸皓齿,富泰丰满,一桌兴国客家菜整治得有滋有味,中看中吃。尤其一笼粉蒸鱼,鲜嫩喷香,令来客们赞不绝口。黄庆群看在眼里,蓦然想起自己第三个儿子,尚未婚娶,散席回家后,念念不忘。一出正月,便托媒人上门,许下超出常人的聘金,几经波折,终将佳人迎娶回家。
  1929年初,梅春凤还是年方17的新嫁娘。兴国是客家风俗,女人大脚,种田卖菜,不让须眉。梅家家道殷实,在娘家时,梅春凤就习得一手好女红,更练就了大户人家女眷中少有的好厨艺。她嫁到开客栈的黄家,正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过了门就当上了掌勺的大厨,干起了卓文君当炉卖酒的营生,一家人其乐融融。黄隆顺客栈一直都县城里的一处热闹地方,现在更是锦上添花,生意更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