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三戒”碑

 

作者:程富金
来源:歙县政务网


  明万历年间,歙县竦塘村黄秀英,嫁到城里。新婚第二天早晨,丈夫周笙不知去向,婆媳焦急如焚,到处托人寻访。第六天头上,渔梁坝下捞起一具尸体,浮肿溃烂,观者捂鼻而嘘。

  秀英与婆母踉踉跄跄俯视辨尸,两人细认半晌,无法断定。正当婆媳欲辞尸返岸时,周笙的舅舅偶有所悟,要姐姐反复想想,外甥身上可有明显记号。此言提醒了婆母,她记得笙儿落地时,左脚是六趾,急忙与弟弟蹲下察看。顿时,婆母仰号于地,秀英泣声哀诉,人命关天,哪能由妇道人家分说,舅舅扶起婆母,扭住秀英去见官。
  舅舅替婆母定好状词,直接告到徽州府大堂。
  徽州知府姓黄。他来到儒学昌盛、礼义之乡任职,立志处事秉正,取信于民。一听被告直诉冤枉,心中一阵冷笑,头天成亲,第二天一早新郎便不翼而飞,无人看见,不是同床共枕者所为,谁能谋害?再说,夫死妻寡,被告为何不戴孝上堂?果真是冤枉的话,为何未掩尸痛哭?若是良家妇女,又为何不投河自杀,以尽妇道?种种迹象表明,此人并非贞白之人。于是,惊堂木一拍,大刑其妇,十指酷刑之后,秀英仍摇头诉冤,被誉为“明察秋毫,铁面无私”的堂堂知府,见此情景,大动肝火,命衙役抬出磨驴,亲自押游府城四门示众。
  骑磨驴游街,是徽州历史上最残酷的刑法之一,专门施于谋杀亲夫的淫荡之辈。因被处斩之前,坐上磨盘式的囚车,前后用一只小驴拉着,周游全城,然后拉到刑场处斩。囚车上的磨盘殷血如注,与其活活整死,不如早了此生。想到这里,秀英连声叫道:“我招供。”
  隔不多日,上司批文下来,将黄秀英就地处斩,刀举头落,一位青年后生不顾兵丁衙役拦阻,冲入刑场抱尸恸哭。黄知府一看,以为奸夫自投罗网,随即命兵丁绑押回衙。审视之后,来者竟是秀英亲夫周笙。
  周笙痛诉事情原委。由于多年经商,养成早起习惯。虽头天成亲,因商事在身,故五更披衣启程,未唤醒爱妻,又因上船之前做成合伙生意,便匆匆托嘱在路边割驴草的王二捎信回家。谁知王二回村在酒店里多喝了两杯,捎信之事早已忘在九霄云外,后来,又运货物外出赶庙会,好长时间也没有回家。遇到这样糊涂而又不负责任的人,黄知府哭笑不得。只好差人弄清六趾男尸。原来那男尸是上游绩溪县的一位汉子,趁河水暴涨时下河捞木而溺死。
  案明之后,黄知府如挨重棒,一份份状子像雪片般飞到上司衙门。黄秀英娘家还差人到京城告御状。
  数日后,黄知府再次升堂,与黄秀英有关证人传齐之后,还把府学训导、知县以及当地名绅全部请到公堂。众入落座之后,黄知府说道:“诸位仁兄,黄秀英冤杀一案今天全部了结,特请大家来做见证,若有不公之处,请当面赐教。”
公堂上鸦雀无声,都想听明白。
  黄知府喝令把周笙、王二押上堂来,将周笙打了20大板,以怨他重利忘家;割去王二一只耳朵,警他寄信误人。然后命人抬来“明察秋毫,铁面无私”的匾额,亲手把它砸碎,又将乌纱取下放到公案上,把府印交给府学训导,暂委他执掌。
  黄知府回故里种田之后,徽州府学教谕周斌为警世人,在河西桥头路边建秀英墓碑一座,碑上刻着“重利忘家者戒,寄信误人者戒,酷刑枉杀者戒”。这就是有名的“三戒”碑。虽几百年过去了,但“寄信割驴草”的故事,仍在歙县广泛流传着。现在,每逢托人带信,总会习惯地加上一句“不要寄信割驴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