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浙江省湖州市城区道场乡——春申君菰城

 

  位于湖州城南九公里的下菰城,史传是战国楚国春申君的封邑故城,总面积达68万平方米,是浙江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先秦古城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下菰城以“城面溪泽、菰草弥漫”而名。菰,为禾本科植物,其籽实叫雕胡,即菰米,历史上被视为珍贵食物,位列“六谷”之一;菰草在春季萌生新株、夏秋抽生花茎,如果此时被黑粉菌侵入即不能正常抽苔长花,而茎部形成肥硕的嫩茎、它就成了食用菜蔬——茭白,因为它味美价高,而成为国人餐桌上的佳肴,后人也只知有茭白而淡忘了菰米,所幸的是菰城旧垣为它留下了“文化化石”。
  下菰城建于和尚山南麓的坡地上,北依金盖山、东南面朝东苕溪,里港绕城南擦身而过,山水形胜成了它的天然屏障。东苕溪北注太湖、直通姑苏,南下经钱塘、可下会稽,菰城地处要冲,是当时吴国南疆进逼越国的军事重镇。
  城由内外两重组成,平面均呈圆角等边三角形,内为城、外为廓。古代“筑城以卫君,造廓以守民”,衙署居子城,百姓住外城。从高空中俯瞰,松竹茂密的双圈城垣带内镶嵌着桑地稻田组成的五彩色块,显得极其壮观。
  走近菰城,“重城屹然,坚固雄伟”。内城居于外城东南隅,周长1350米,北部为一自然高冈,中间尚存人工开凿的方池,军署县衙应该在附近。外城残长2000米,南侧城墙不见,西城墙之南隅明显内拐、靠向内城,而内城南墙已是紧靠里港,估计当年的菰城是利用了里港、东苕溪的双重屏护而不另筑东南城墙,以水为垣,船是联通外界的“水门”。
  环绕内、外城的周围,各有一圈宽约30米的水稻田带,地势相对较低,这是取土筑城留下的遗迹,也自然成了增强城防能力的壕沟。城垣全部用泥土夯筑而成,外峭陡近成直角,内坡缓约成40度角,平均高度9米,最高处越15米,墙顶面宽6-8米、底宽30米。内城有门阙四 (东北、西南、东南、南),外城现存城门遗迹四处(东北、西北、西、西南)。
  内城南墙暴露的断面清晰地显示了城的堆筑情况:上部为黄土间杂砾石,土质较松,包含物较杂,发现较多的春秋战国板瓦碎片及印纹陶片;下层则由黄土和灰黑色沼泽土夯筑,结实而坚硬,厚约4-5米,包含物较单纯,多为马桥文化陶器残片,可以推断战国末期的春申君菰城是在原有春秋城址 (“吴墟”)的基础上修筑、扩建而成。
  楚国公子黄歇,“游学博闻”,机敏善辩。受楚襄王指派出使强秦,上千言书说服秦王将其兵力引向北方韩、魏,在与楚太子完一起被扣为秦国人质期间,设计先帮太子逃回楚国后又自己脱身。不久太子即位为楚考烈王,任命黄歇为楚国宰相 (令尹),封为春申君,赐封淮北十二县,从此名重位高,门人食客三千,与齐孟尝君、魏信陵君、赵平原君一起并称“战国四公子”。
  楚考烈王五十五年(前248年)春申君被改封于江东,在吴国故城(苏州)上建起都邑——长江在进入下游芜湖至南京一线折向北方,太湖周围的苏南、浙北、上海、皖西南即称为“江东”——春申君为统治太湖南岸重地,防止越族残余作乱,在吴国废弃的军事城堡上置菰城县。
  楚国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实行郡县制(春秋)的诸侯国之一,菰城县的设置是湖州历史有正式建置之肇始。春申君在领兵据守江东的同时,疏浚河道(如苕溪、黄浦江等 ),发展经济,被太湖周围许多市县(其它如嘉兴、无锡、常州、松江等)奉为“开县鼻祖”,留下了很多传说及地名,最著名的莫过于上海的“黄歇浦”和“申江”。不过春申君在江东留下来的完整城池遗存如今只剩下我们的下菰城了。
  八十年代中期,在菰城外不远的云巢龙湾发现了一处古代墓葬群,出土的一组原始瓷器渲染着鲜明的荆楚风骨,勾起楚公子的无尽往事。
  秦始皇二十四年(前223年)灭楚,次年置乌程县,以本地乌巾氏、程林氏善酿好酒而得名,仍沿用菰城为其治所。大概到了两汉,由于东苕溪的淤塞,菰城的形胜日渐式微,历史的烟尘湮灭了楚公子的冠盖之区,这里成了文人墨客凭吊何古的地方;后人在其外城内建有“长烟亭”,“菰城长烟”为吴兴八景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