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浙江省嘉兴平湖市——黄姑镇

 

  经常听到有人问,黄姑,为什么叫“黄姑”,“黄姑”有何出典,“黄姑”是何许人也?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民间传说,孰是孰非,读者自去评说。相传在宋朝之前,广陈镇以南还是一片汪洋,有一条出海大河——东港(江),直通水口,形成港湾。因此,在当时,广陈是浙北地区颇有名气的港口重镇。后来,海水逐渐南退,东港泥砂淤积,形成海涂田。
  到了明朝,黄姑人的前辈已在这里劳作生息,繁衍后代。但由于每年的大海潮,台风肆虐,黄姑人食不饱腹,衣不遮体,饥寒交迫,民不聊生,老年人古话:“一潮水到广陈,没来只剩只小营”,这就是古代黄姑地理条件的真实写照。
  由于自然条件的恶劣,黄姑人除了离乡背景,逃荒要饭外,再无其他出路。黄姑这块土地自然成了朝廷惩罚罪人、革职、贬官的极好场所。因而,当时的黄姑相当于过去俄国的西伯利亚,是专门流放罪人、贬官的地方。
  明朝万历年间(距今约400年左右)朝廷罗织罪名,把一个姓黄名清的清官流放到这里。黄清到了这里后,看到这里的人民善良、勤劳、朴实,却过着贫困潦倒的生活,经过深入细致的访贫问苦,实地考察,得出的原因是每年大潮水的侵入和台风的来临,使即将得到的劳动成果化为乌有,人们不得不在水深火热中挣扎。为了改变这里的生存条件,黄清决定开河取土筑海塘。黄清一方面向朝廷奏章,要求拨专款开河筑塘,一方面发动本地人积极筹备,测量地形,勘察筑塘开河的位置。几个月下来,朝廷毫无动静,以贬官不得奏章为名加以拒绝。黄清对朝廷失去信心,就破釜沉舟,发动乡民募捐,号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黄清的精心策划下,开河筑塘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翌年春,依靠黄姑人自己力量的开河筑塘工程开始了。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一条石塘、一条随塘河初具雏形。不幸的是,黄清由于积劳成疾,又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和充足的营养,黄清就这样一病不起累死在塘上。黄姑人失去了主心骨,一时手足无措,一筹莫展。
  黄清的胞妹(据说黄家远在江西,其他家人因黄清受到株连,她因走亲戚幸免于难。)闻讯赶来为兄奔丧,当黄家姑娘为兄黄清料理好后事后,看到兄长未完的遗业,毅然留下,挑起继续指挥开河筑塘的重任。
  不久,由于黄家姑娘不屈不挠,每天带领乡民开河筑塘不止,塘筑成了,河开通了,黄家姑娘也就放心地回到了她的江西老家。
  黄姑人民为了纪念他们兄妹俩的功绩,特地在黄清病死的地方——旧塘边造起一座祠堂,因黄清当时被朝廷革职,无官衔可称,就用民间最尊敬的称呼封他为“相公”,所以,这祠堂就叫“黄三相公庙”。又因黄三相公是外地人,所以黄姑人在逢年过节供奉祖宗时特地多放一副杯筷,称为“待外家”,这待的就是黄三相公,而且一直流传到现在,并为黄姑所独特的祭祖形式。
  同时,人们也没有忘记黄家姑娘,便把这挖通的河道取名为“黄姑塘”,因黄姑塘贯穿于本镇东西全境,所以在取地名时沿习称为“黄姑乡”,“黄姑人民公社”,“黄姑镇”。
  由于潮水的不断南退,人们又在独山到水口之间筑起石塘,老塘逐渐废弃,从而改称旧塘。
  自开通黄姑塘,筑就土石塘后,黄姑人民从此过上了安居乐业的生活。解放后,人民政府又多次拨出巨款,把独山到水口之间的石塘修筑成世上少有的重型加固鱼鳞捍海塘,人民生活如同上楼吃甘蔗,一步高如一步,一节甜似一节,应了“走尽天边,不及独山两边”这句老话。
  说到这里,笔者自然有不少感慨,想想远古,看看现在,400年的岁月如流水一般悄然无声的逝去,给人们的感觉真是弹指一挥间。然而,黄氏兄妹和其他英雄豪杰一样,却永远为黄姑人民所缅怀、所追忆、所敬慕、所崇拜,这大概就是急为人民所急,想为人民所想,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义举魅力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