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传说典故

 

 

 

安徽省毫州市利辛县王市镇——黄巢寺

 

作者:寒秋

 

  利辛县王市镇康楼中学校址,前身叫黄巢寺。据说,六十年前,这里有寺庙一座,庙门上方有“黄巢寺”字样,门两旁有楹联曰:“为社稷为苍生赴汤蹈火,反昏君反贪吏感天动地”;庙内正殿塑有唐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黄巢像一尊,威风凛凛,气质非凡。抗战胜利后,白崇禧嫡系部队北进中原,途经康楼,堂堂庙寺不幸毁于一旦。
  据蔡东藩《中国通史演义·唐卷》撰载:“唐僖宗七年(公元875年),黄巢遂得卒众渡淮,经过颍宋徐亳一带,沿途秋毫不犯。”黄巢于亳州揭竿而起,反抗腐朽的唐朝,开始了流动战争。他先率众进两广、转闽浙,由于兵卒不服水土,病死者甚多,加之战事频繁,又因大将李克用降唐,兵卒减员十有六七。黄巢因此不得不北上中原,打算回亳暂作休整,扩充队伍,再图大计。
  传说是年初冬,黄巢率众十余万进入颍州(今阜阳)境地,军容整齐,延绵百里,当地民众夹道欢迎,恭以箪食壶浆,黄巢等甚为感激,天气虽已寒冷,黄巢却没让军队进入颍州城内,入夜即在颍州东北康楼一带方圆三十余里集结野外露宿。为安定军心,黄巢与大将尚让等不顾疲劳,到各营安慰军卒。康楼在颍州东北约三十三公里处,黄巢等到了康楼,已是二更时分。当地百姓闻黄巢仁义,遂欲恭请黄巢到村内歇饮。黄巢非但未入民宅,反而欲赐前来的百姓白银数两,百姓深知黄巢举大计需要军饷,谢而未受。
  恰在此时,黄巢闻村中有妇人痛哭,遂寻哭声而去,但见一中年男子奄奄一息,黄巢忙命随从郎中予以诊治。郎中望闻问切,断定此人患伤寒,遂将携带的良药撬齿灌入病人口中,不到半个时辰,病人两眼慢慢睁开,转危为安;其家人十分感激,即向黄巢等叩谢救命之恩。夜半时分,康楼邻村一百姓家不慎失火,火光冲天,哭声震天。此时,黄巢尚未安歇,亲率兵卒百余人救火,大火瞬间被扑灭。为安抚这家农民,黄巢又赐白银二十两,为其重修家园,全家人感激涕零。
  黄巢义举,令当地百姓无不敬仰。第二天清晨,大军将要辞行,百十名青年主动要求投军。据考,后来成为黄巢军中大将尚让麾下偏将的康世铭就是那次投军的。黄巢甚为感激,当众誓曰:“巢若成大业,定回贵地与众同乐!”敦料,黄巢话音刚落,探马飞报,朝廷左军骑兵使张承范率众来袭,距此地不足百里。黄巢深知兵卒在江南已遭重创,元气未复,不可恋战,即命队伍分向亳、徐撤退。临行,百姓含泪相送,巢亦揖别。事后,民中有言:“黄王起兵,本为百姓;李唐不仁,为民不容。”
  公元881年,黄巢在长安建立了大齐政权,康楼一方民众闻之,皆欢呼雀跃,认为苍天有眼,降大任于黄巢,此乃万民之福,遂为黄王建庙立寺。但当时农民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无力阔建,仅成以土木结构,逢年过节焚香祈祷,久盛不衰。然因历代战事频繁,黄巢寺多次毁于战火。黄巢政权虽未能持久,但英雄仁德深入人心,故黄巢寺屡毁屡建,最后一次建于清乾隆年间,三间青砖细瓦正殿,塑有黄巢威武塑像,两侧建有厢房,置有当地文人墨客咏黄巢诗词;前有过道 (即前门),由当地民众专人延续居住看守。寺名及楹联均为砖刻,工艺精湛。然经二百余年风雨侵蚀,到1946年,黄巢寺已斑驳不堪。国民党发动了全面内战,白崇禧嫡系部队北上途经康楼,发现此寺,因黄巢起兵时曾到广西,手刃过此部队某长官恶棍先人,报仇的私愤使黄巢寺顷刻间变成尘瓦碎砖。
  1967年,睢阜铁路经过阜阳东北约三十五公里的东城集,民工在修筑铁路时,从东城护城河中挖出黄巢玉印一枚,现珍藏于利辛县文物馆内。此枚玉印可佐证黄巢当年曾经过颍州东北处,因康楼在东城集西南约二公里,可以推测黄巢玉印为北撤时行走过急而丢失。黄巢玉印的出现,也可佐证黄巢亲躬康楼及康楼曾有黄巢寺之说,的确实有其事,绝非子虚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