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繁字转换:   

 

 
 

>>黄氏宗亲网>郡望研究

 
 

 
   

“九厅十八井”访古

 

来源:《赣南日报》

作者:李坊洪

 

  驱散“五胡乱华”、“淝水大战”的弥漫硝烟,抖动南迁鄱阳、旋迁赣粤的滚滚风尘,一支黄姓客家人从广东和平县林寨镇乌石下村的井头寨返赣迁入罗宵山脉中的上犹营前,经过近百年的原始积累,艰难创业,于乾隆甲午三十九年(公元1774年)在举岭脚下建造起一座规模宏伟、世人瞩目的“九厅十八井”。从此,这些客家人把安居乐业、田园牧歌的散文诗写进了自己的谱牒中。
  从营前镇出发,沿着鹅卵石路朝东南方向走一、二公里路便到了“九厅十八井”。这是一栋砖木混合结构建筑,呈长方形,宽约120米,飞檐画栋,气势轩昂,远远望去,既有县署衙门的威严,又有万寿宫殿的神秘,可称得上客家建筑艺术中的珍品。高大宽敞的青石大门上,两旁阴刻着门楹曰“爽垲凝祥月映浮潮千顷碧;氤氲结秀峰回举岭万年春”,门楣书写着“扬誉莆田”四个大字龙凤飞舞。正门进去有前厅、中厅、后厅,夹着前井、中井、后井,各天井向两头延伸,布满密密麻麻的厢房,忽见左右厅堂,又纵横交错地夹持大小不一的天井,由于天井众多,使整栋屋宇光线充盈。这里共有九大厅、十八个天井、九十八间厢房或厨房,后面是一长排牛栏猪圈厕所灰间,整个布局合理、人畜分离、井然有序、疏密有致,给人以均衡平稳的美感。
  这支黄姓客家人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进入这里的呢?据史书载:是应清政府招募入赣垦荒的。清康熙甲寅十三年,吴三桂“三藩”变乱,严重波及上犹营前。乱后,“丁绝田荒,以致正赋丝毫无征”,官府只得采取“屯垦营前”的政策,招募闽广流民(客家人),“听任先期留垦的流民呼朋引类,招来同宗同乡之人”来营前屯垦。康熙二十一年,这支黄姓人便来到了这里,先居石溪长龙,旋迁上湾,再迁下湾。迁在这里的一世祖叫黄世荣,其“耿介刚直,好善乐施,轻财重义”,当时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为了取得邻里认同,迁入的第二年,便在浮潮湾小溪上造石桥一座,利于往来,顿时在周围获得良好口碑。从五世祖始,由三房的一脉和四房的一脉迁到下湾开始筹建九厅十八井,选择的地理位置可谓山清水秀、风水极好,这里不仅古木参天、绿林阴翳、溪水回环,更是文化环境极佳的定位,处于“举岭献奇”和“浮潮夜月”的美好景致之间。
  居住在“九厅十八井”的黄姓人,有一种顽强的耕读精神,正如“黄氏宗祠”的堂联所写的“继祖宗一脉真传曰忠曰孝;教子孙两行正路惟耕惟读”。从谱中发现,从开基一世到清末废除科举制度期间,获得功名者232人,其中有进士、例授儒林郎、诏进士、贡生、例授登仕郎等。九厅十八井世代设有“宾兴会”,置有“众田”、备有“众谷”,用于做公益事业、年节祭祖扫墓、资助子弟读书、扶敬孤寡老人。因而这里读书成风,对读书人敬重如山,至今仍流传着一则读书人机智敏捷的故事。传说:两个没有文化的屠夫想捉弄一个读书人,三人凑在一起约定,以“圣贤愁”三个字作诗,每首诗必须提到一件从本人身上取出来的东西用于炒菜下酒,大屠夫先以“圣”字作诗(繁写的圣字是“聖”),吟道:“耳口王,耳口王,壶中有酒我先尝,席下缺少下酒菜,割个耳朵炒一盘”,便取刀割下自己的耳朵炒辣椒。接着,小屠夫以“贤”字作诗(繁写的贤字是“賢”),吟道:“臣又贝,臣又贝,壶中有酒我先醉,席上缺少下酒菜,割个鼻子配一配”,说完,取刀割下自己的鼻子给厨师炒山笋。读书人开口以“愁”字赋诗,吟道:“禾火心,禾火心,壶中有酒我先斟,席上缺少下酒菜,拔根脚毛表寸心”,说完,卷起裤脚,拔根脚毛叫厨师打汤。两个屠夫认为这太无价值了,读书人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我若不是看你们割得鲜血淋淋的痛苦模样,我是一毛不拔的。”没有知识的人聪明反被聪明误,有知识的人点滴文墨能巧周旋,所以,长辈总是以这样的故事诱导少儿发奋读书。
  九厅十八井还有一个很好的文化氛围,就是擅长编扎大型民间灯彩“九狮拜象”。据说,他们黄姓人在历史上担任过宰相官职,他们便兴致勃勃地创作了“九仕拜相”这样的灯彩节目,走村串户,大闹元宵,后演绎为“九狮拜象”。狮有猴面狮、蚕面狮、牛头狮、猪头狮、猫头狮等,前有灯牌旌旗,沙喇鸣道、麒麟引路、蛇龙狂舞,接着是九头彩狮簇拥着大白象晃晃驶来,后有锣鼓唢呐,吹奏起《风吹荷叶散》、《高山流水》、《状元游街》等曲牌,震荡着山乡、震荡着原野,每到一地,演出开厅、缠柱、团龙、拜象后,便拔下一把狮毛给房东,洒在房舍周边,以保佑来年这户人家平安兴旺、合家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