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黄会>>湘黄人物
 

黄自元及其楷书浅议
 

作者:钟全昌(湖南益阳)


  黄自元(1836-1918),字敬舆,号澹叟,益阳安化县龙塘乡人,出身于书香门第。曾祖父黄崇赞,字襄皋。生前致力于古文辞、经史子集的研究,还旁通数学、中医、天文、舆地之术,晚年录《春秋》三传24卷,先儒《四书讲义》6卷以课子传家。祖父黄德濂(1786-1849),字劭怀,号惺溪。嘉庆十八年(1813)举于乡,二十二年中进士,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检讨,工书法。与同乡陶澍过从甚密,俱致力于经世之学。道光二年(1822)任御史。后又历任山西朔平府知府、云南开化知府、云南顺宁永昌知府等。其父黄渥田,道光年间举人,曾任陕西监司等职,精诗文,擅书画。
  黄自元自幼受家风影响,好学多思,勤勉上进。同治六年(1867)即举于乡,次年,参加殿试列第二(榜眼),授翰林院编修。曾任顺天乡试同考官和江南乡试副考官。光绪年间,黄自元外放为官。《湖南省志·人物志》记载:
  “光绪间,历任河南道、陕西道监察御史,简放甘肃、宁夏知府。在任跨马出巡,考察河工。与耆民李槐等俯仰晋接,借求民隐。精修暗洞,以泄黄河之卤。宁夏人至今利之。后以丁母忧回籍。光绪二十年(1894)中日甲午战起,时湖南巡抚吴大澂率湘军赴山海关一带参战,他随军参赞。及兵败牛庄,遂从海上逃归,从此居住长沙”。
  其诗作“鸿爪偶然留远戌,鲎帆依旧返重洋”正是这一段历史的印证。黄自元定居长沙后,先后主讲湘水校经堂及成德书院。并与王先谦、陈宝琛等创设宝善成机器制造公司,制造机械及电汽灯等件。晚年与王益吾、汪镜清、孔静皆诸先生诗酒唱和,谈经论道,过从甚密。民国七年(1918)病死于长沙。
  黄自元自六岁始,从祖父德濂习字,其始多传家法。清代历史上,书法家同出一门者比比皆是。梁诗正(1679-1763)官至东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以善书著称,出入赵孟頫、文徵明。其子梁同书受其影响亦酷嗜书法,且决意仕途,早早辞官闲居家中,寄情于书,成为享誉东南的一代名家。董邦达在乾隆中以擅长书画获弘历重用,曾参与编辑《石渠宝笈》《西清古鉴》等皇家收藏著录。其子董诰则秉承父志,亦步亦趋,以“馆阁体”名手见重一时。其他如黄树榖与其子黄易,邓石如由其父邓一枝(1772-1787)导入门径,其子邓传密更是谨守家法,刘统勋、刘墉父子皆位居高官而并享大书名,伊秉綬、伊念曾同以隶书见长,风格一脉相承,甚至连中兴名臣曾国藩在督课儿子时也非常注重书法学习,其家书中有许多教导儿子学书的经验之谈。 黄自元在黄德濂的严格要求下,常悬腕书写,锻炼臂力。初学颜真卿,继而又师法柳公权、欧阳询、王羲之和王献之等大家。“书法屡为更变,不能自辟蹊径,未受书林见赏,但博采众家之长,也卓然自成一家”。 后来同治帝之母病逝,黄自元奉诏进宫为同治帝生母书《神道碑》,跪地悬手写来,其字秀雅美观、工整匀称,受到赞赏,赐以“字圣”名号。自此名声大振,效仿者不计其数,一时蔚然成风。他临写的柳公权《玄秘塔》、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书写的《正气歌》《间架结构九十二法》等字帖,经由长沙墨香簃书画店刻版印行,成为人们竞相追捧的书法学习最佳蒙本。尤其是其总结几十年学书心得撰写的《间架结构九十二法》,竟达到了家喻户晓、学书之人案头必备的程度。《湖南省志·人物志》和《安化县志》记载:“书名满天下,妇孺皆得知”,“黄敬舆先生以书名海内,推何子贞先生后第一”,“数十年来,碑碣之文,祝颂之作,皆得以先生书为荣。零缣片纸,人争藏之,或诡冒模龚以弋厚利,虽穷荒鲰孺,无不知有黄先生书者。然而其内行之纯笃,蹈履之谨严,识量之超明,天怀之元定,所以越流俗二资矜式者,世顾罕称之。盖世人徒震于先生之艺术,至含章隐曜而卓然有自立之道,非平日默窥潜视未易而得名也”。
  黄自元一生传世书作颇丰,尤以楷书最为著名。其代表作品有《临柳公权玄秘塔碑》《临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间架结构九十二法》《张茂先励志诗》《楷书千字文》《文天祥正气歌》等,还有大量行、草书墨迹和楷书碑铭行世。他还收集整理了明代李东阳、张弼、祝允明、王守仁等四十三人的诗并亲自书为五十六幅,花重金刊刻上石,编印成《明贤诗册》出版。
  《楷书千字文》创作于咸丰戊午年(1858),是年22岁,此系其早期作品,明显带有颜真卿和柳公权的风格特点,略显青涩。《柳公权玄秘塔碑》(临本),书写年代不详,其风貌特点与上帖趋同,也可视其为早期作品。
  《间架结构九十二法》,书于光绪甲申年(1884),是年42岁。该帖是黄自元影响后世最为深远的代表之作。在历代研究和总结书法结构规律方面,著名的有隋代释智果《心成诵》、唐代欧阳询的三十六法、明人李淳的八十四法,其后便是黄自元的九十二法。该帖主要承接了欧字的用笔和风格,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将构架结字的法则编成九十二条口诀,再附以字例说明,由此而成为书法入门的通行蒙本。
  《九成宫醴泉铭》(临本),书于光绪壬午年(1882)秋,是年46岁。
  《张茂先励志诗》,创作年代与上帖接近,是年49岁。这本字帖是黄自元在宁夏任知府时给子侄们所作的习字范本,与《九成宫醴泉铭》《间架结构九十二法》风格相同。
  另外,还有《正气歌》(楷书),创作年代不详,风格与上述三帖同,所录为文天祥《正气歌》。此帖为新近发现。
  黄自元的楷书胎息于欧阳询,结构和用笔上又能看出有柳公权的影响,与其祖父的工稳整饰和其父的温雅平和相比,他的楷书显得更加秀逸峻拔。在结构上,中宫紧收,四周笔画伸展,结体匀称。在主笔的突出上,相较唐代楷书而言,似乎更加明显,且每个字都几乎同等对待。这种突出使字看上去中宫更加紧结严密,重心靠上,好处在于使字愈发有秀美飞动和爽利之感,弱点就是稍显含蓄不足和字势过于单一,并且对字与字之间的呼应关系产生了一定的破坏作用。在点画质量上,骨法用笔。黄自元作书,首重悬腕中锋,笔下线条劲健爽利。又由于他勤于临习,笔性纯熟,下笔干脆而又提按分明,气足力健。
  黄自元早年主要致力于颜真卿,稍后得力于柳公权,这从他22岁时书写的《楷书千字文》可以看出。30岁以后主攻欧阳询,并试图吸取两家之长,融成自家面貌。在用笔上,相对欧阳询的含蓄,黄自元的楷书更显飞扬,并且他糅合了柳公权用笔棱角分明的特点,横轻竖重,顿挫明显。在用笔上,他吸收并强调了欧体一贯顺锋起笔的特点,锋芒外露,但在横、竖、撇等笔画的起始处又多加顿挫,形成了柳体最有特色的方头,峻峭中隐含端正。在收笔时,他强调楷书用笔的连贯性,回锋和出锋对比明显,尤其在笔画的末尾放笔处更是极尽放纵之能事,潇洒自如。如此用笔,既可看出黄自元对欧柳两家笔法把握之准确,又体现了他想把笔法上有冲突的两家用笔之优点完全聚集并统一在自己楷书中、舍去哪一家都不愿意的矛盾心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导致了字的骨节和笔画末尾处过于外露,秀劲有余而淳厚不足,也削弱了字的古意。在结体上,他借用欧字略显纵长的体势,甚至强化了欧字的峭拔,但他同时舍弃了欧体的险峻,吸收了柳体的稳健,又略微提高字的重心,整个体势挺峭飞动而又端庄秀雅,可谓对结构处理之法味之至深者。纵观清代楷书诸家,结体之精微,无出其右者。但黄自元由于从小受“馆阁体”的影响,也或许是出于书写字范的要求,在字的结构处理上促使每个字大小都差不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楷书整体章法的灵动和变化。即使如此,抛开他精致的小楷不说,在中楷和大楷上,整个清代能与他比肩或能超过他的实在不多。
  清代帖学大楷主张师法唐碑,颜体是其中的主流。而各家对颜体的理解又不尽相同,加之“馆阁体”的影响,或写得臃肿不堪,或是平板无奇。即使如钱南园这样的大家,从笔法上来说也有单一的弊病,变化丰富的唐楷笔法实则已经失传。从黄自元楷书的用笔和结体来看,他应该是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层的。
  遍观其楷书作品,可以发现他对欧、柳两家的用笔和结构特征有着深入的研究和学习,并试图通过自己的实践来印证对唐楷笔法的追寻。然而,由于“今日欲尊帖学,则翻之已坏,不得不尊碑;欲尚唐碑,则摹之已坏,不得不尊南北朝碑。尊之者,非以其古也。笔画完好,精神流露,易于临摹”,名碑名帖的好拓本至清代由于年代久远和不易保留,几乎散佚殆尽,即使偶有孤本流落人间也被藏者密不示人。可以肯定,黄自元临习的《玄秘塔》和《九成宫》拓本不会太好,甚至有可能是翻刻。这又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他对唐代楷法的深入探索,不能“尽精微而致广大”,使得其笔法的丰富性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唐碑孤本相比打了不少折扣。更加由于当时科举和日常实用的要求,在结构处理上实用性的原则占据了极大的上风,以致其书法在艺术上一直得不到后人公正的评价,甚至被讥为“馆阁体”。清代中期著名的成亲王其楷书也是植根于欧阳询,由于他同时受赵子昂影响,使他的楷书又有清丽洁净、圆润流美之感,是清代对楷书理解最深刻的人之一。作为王室贵胄,不仅有机会欣赏到宫中的大量古代书迹,同时本人也收藏甚富,此外还得到不少皇帝赏赐的内府藏品,如著名的《平复帖》就曾由内府归入其手。黄自元的聪颖和勤奋使他对楷书的认识为整个清代少有,但他的地位却使他无缘接触更多的先贤书迹,眼界不开阔,造成了他在书法风格识见上的狭隘性。假使他和成亲王一样具有更多接触内府藏品的机会,成就当真难料。
  清代末期,碑派书法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云:“三尺之童,十室之社,莫不口北碑,写魏体”,堪称是这一时期书法风气的概括写照。黄自元虽然身当碑派书法大行其道的时代,却丝毫不受其影响,反而潜心研究唐代楷书,并且通过印行字帖将自己的亲身实践推之于众。所写《玄秘塔贴》《九成宫贴》《正气歌》等皆由长沙墨香蓉书画店刻板印售,开长沙书写刻印字帖之先河,尤其是其《间架结构九十二法》,成为书法入门的最佳蒙本,学书者案头必备,在当时实属难能可贵,也为清代的书法教育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黄自元的楷书在湖南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他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更是其坚定的追随者,当时著名实业家陈宝琛即是一个学黄的典型例子。在益阳,黄自元的名字更是家喻户晓,其字帖至今仍是民间学习书法的首选范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