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黄会>>湘黄人物  
   

还历史以原形
——我对武昌首义的区区管见,斗胆与张海鹏先生商榷

作者:汤世平(香港)


   一次回内地探亲的机会,偶然在朋友家中,有幸见到一本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特意出版的《湘籍辛亥革命先驱墨迹诗文选集》。精美的装帧,古朴的封面,惊喜之余,来不及询问其他,赶紧翻开认真拜读。一幅幅端庄稳重的墨宝,一联联寓意深刻的诗词警句,瞬间让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对曾经为推翻封建帝制,立下汗马功劳的湘籍辛亥名人敬佩有加。
  最后,我的目光落在由张海鹏先生撰写的序言上,张先生首先肯定了辛亥革命,认为是我国旧民主主义革命的顶峰。它不仅推翻了统治中国268年的清王朝,结束了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同时也开启了中国近代历史进步的闸门,推动了中华民族的思想解放,是二十世纪中国社会进步的一个伟大的里程碑。
我认为张先生的评价十分正确,代表了所有中国人的心声,但读到最后,却发现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让我感到十分惊讶。原文于下:
  “1911年9月,湖北方面派出人员到上海请宋教仁来武昌指挥起义,宋教仁不相信武昌可以发动起义,不到武昌来。湖北方面派人到香港请黄兴,黄兴也不相信武昌能够发动起义。十月初,经过来人说服,黄兴相信了武昌可能发动起义,却未能立即束装就道,他在武昌首义后十八天才来到武昌,丧失了在最佳时刻掌握武昌起义大局的机会。”
  我对于宋钝初先生当时是何种态度,因无确实证据,不便在此说三道四,搬弄是非,但对于黄克强先生当时的态度,却与张先生的看法颇有些异议。因为我当年为了写一部有关清末民初的长篇小说,曾经在香港图书舘的旧文档中,发现黄克强先生于武昌起义之前,写给起义领导人蒋翊武的一封亲笔信。
  虽然是影印件,但从行文和字体判断肯定为真迹。当时因觉得诗句气势宏伟,所以连书信一并抄录,不想今时正好用来与张海鹏先生商榷探讨。书信和诗全文于下:
  “列公热心毅力,竞能于横流之日,组织干部,力图进取,钦佩何极!迩者蜀中风云激发,人心益愤。得公等规划一切,长江上下,自能连贯一气,更能力争武汉,老谍深算,虽诸葛复生,不能易也。光复之基,即肇于此,何庆如之!……天民、芷芬两兄来,始悉鄂中情势更好,且势在必行,弟敢不从公等后以谋进取耶?黄兴顿首”。
  后面还附有一首七言律诗:
  和谭人凤
  “怀锥不遇粤运终,露布飞传蜀道通。吴楚英豪戈指日,江湖侠气剑如虹。能争汉上为先著,此复神州第一功。愧我年来频败北,马前趋败敢称雄。”
  由此可见,当时黄克强先生的态度,绝非张先生所言,不相信武昌能发动起义,而是早就认定,武昌必将成为光复之基。至于责怪黄克强先生在首义十八天之后才到武昌,以至丧失了在最佳时间掌握武昌起义大局的机会,本人认为也很不公平。
  因为黄克强先生曾来电指示武昌革命党人,将起义的时间推迟到下个月初,到时十一省同时起义,胜利的把握肯定会大一些。后来武昌首义第一枪提前打响,是革命党人的行踪被清政府得知,而不得不提前行动。
  但黄克强先生远在香港,不了解瞬息万变的敌情。加上中国其他所有地方,都还被清朝控制,通通缉黄克强先生的布告还到处张贴。而且当时交通不便,绝不可能像如今一样,买张飞机票两小时搞掂,即算坐高铁也只要三个多小时。
  当他得知武昌首义的枪声,马上用密码电讯与远在美国的孙中山先生联系,当即绕道上海,化妆成红十字会的救伤队员,乘坐长江客轮,通过清军水师重重封锁,日夜兼程才赶到武昌。试问其中之艰难险阻,张先生虽未能亲身经历,想必也应略知一二。然而今天如此责难黄克强先生,似乎有点不近情理。
  试想如果不是黄克强先生赶到武昌之后,立即高举“黄兴到”的大旗纵马疆场,领导革命党人,在武汉与清军坚持作战四十多天。这才赢得时间,赢得其他十一个省份先后响应。只怕很难有后来袁世凯逼迫淸庭宣布退位,很难有中华民国成立。
  序言中还有这样一段:
  “这里讲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这个历史事实说明了中国同盟会的弱点,说明了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弱点,在一定的意义上说明了辛亥革命的失败的某些原因。”
张先生声称他说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认为这个历史事实,说明了中国同盟会的弱点,说明了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派的弱点。在一定的意义上说明了辛亥革命的失败的某些原因。”本人为此思考再三,也未知其中前后自相矛盾的真实含意。
  我与张海鹏先生从未谋面,更不知先生乃何许人物,但能在一套丛书封面署名首席主编者,肯定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顶级大儒。但作为研究历史的学者专家,其职责是向后人讲述真正的历史,不能任意升华和发挥,更无权篡改,否则不管是谁,都将成为千古罪人。
  不过圣贤都有失误之时,旁人更无法避免,如系偶有失察,请今后多多留意。窃以为总不会因为张先生是湖北人,所以对非湖北籍人士有所微言,光凭个人喜好来述说历史。
  一笑而已,请张海鹏先生见谅。

 
     
  简繁字转换: